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5

新鲜童话镇|米先生的夜宴-橙长ing新鲜童话镇米先生的夜宴连城/著从前有一个许秀才,某一年进京赶考不幸落第,失意之余,黯然回乡。赴米先生夜宴??


新鲜童话镇|米先生的夜宴-橙长ing

新鲜童话镇米先生的夜宴
连城/著

从前有一个许秀才,某一年进京赶考不幸落第,失意之余,黯然回乡。赴米先生夜宴这件事,就是在回乡途中发生的……
许秀才本是个穷秀才,孤身一人,除了胯下毛驴,旅途中并无活物陪伴。一天傍晚,他骑驴进入一座州城,只见城内处处繁华,所有临街铺面,都装饰得富丽堂皇薛宝雯。许秀才心里嘀咕着:这样一个讲究的地方,住店的费用肯定不低吧?
许秀才下驴打听,果然,所有旅店的要价都很高,远远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许秀才无奈,只好继续往前走,他想,城中不可能都是这样富丽,总有一些破败的地方,在那里,房钱应该是便宜的。
一路找过来,天色逐渐黑了,许秀才眼前光影朦胧,辨不清东西南北,周遭也没了市井人声,只有毛驴颈间铃铛摇出串串清响……
“我这是摸到哪里啦?应该还在城内,可是周围怎么如此荒凉?”许秀才自语着,焦急地摸索前行。
“谁呀?”黑暗中忽然有人询问。
“在下许某,一位落第的秀才平壤怪兽。”许秀才答道。
“哦,一位秀才鲜于善?”原本冷冰冰的声音,忽然有了温度。
“嗯,我到这里只是想找个投宿的地方,没想到天色黑得这么快……”
“别急!您往前走,前面有幢米先生的宅子,他一向热情好客,尤其仰慕擅长文墨的士子,您过去他肯定会好好招待的。唔,要不我去帮您通报一声吧伊拉克血湖,要是时间来得及,也许他还会为您准备夜宴呢。”
声音消失了,很久都没有再响起,许秀才等不及闲坐仙园,继续往前走。走了大约百十步,眼前出现亮光:一幢气派的宅子,大门口站着两个挑灯的小厮。
“是许秀才吧?”两个小厮恭恭敬敬地走上前,接过毛驴的缰绳乐爱妹,“我家主人已经在廊下等您了,快快请进。”
许秀才随着小厮进院。院子很大,布满假山鱼池,奇花异草迤逦盛开。一 个戴黄帽穿紫红长衫的男人站在通道上,周围站着几个小厮。
“米先生,打扰了。”许秀才拱手施礼。
“哪里,有失远迎,还请恕罪。”米先生一边还礼,一边打量着许秀才,好像要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
到了厅上,仆从看座上茶。米先生陪着许秀才喝茶,两个人谈了一些话,从谈话中,许秀才得知米先生也喜欢读书写字,尤其喜欢书法。
“不知许秀才书法如何呢?”米先生紧盯着许秀才问。
“唔,我文章不通,写字倒是我唯一得意事,所以说,还好吧绿云仙路。”
听到许秀才书法颇有造诣,米先生非常高兴,马上站起来吩咐仆从张罗夜宴,他要好好招待许秀才,然后再向他请教书法方面的学问。
仆从们忙碌起来,不多时便备好了夜宴。米先生邀请许秀才入席。设席的地方是一处花厅,桌上器具精美,都是许秀才从没见过的。
喝酒的时候,米先生一直跟许秀才讨论书法方面的问题。许秀才听出,这位米先生懂的很多,古代所有名家碑帖,都评说得头头是道。
“米先生,您的书法造诣一定很高,有何墨宝,能让在下瞻仰一下吗?”有了一点酒意后,许秀才说话很直率了。
“这个?我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米先生的脸色忽然变得很不好。
许秀才觉得事情有些古怪:痴迷书法的米先生,墙壁上连一幅字轴都没有,这不合常理……
不过,许秀才什么也没说。
夜宴结束后望洋兴叹造句,米先生脸色绯红沙俊春,神情激动,把许秀才邀到书斋里。只见书斋里几案上,书架上凯莉凯莉,所陈列的文具都极其精美考究。
“许先生,请留下您的墨宝!”米先生搓着双手说,然后他亲自给许秀才铺纸磨墨。
红烛高照,许秀才醉眼迷离地铁面姐,细细审视手边过于考究的文具:洒金粉的绢纸、玉管的笔、雕螭龙的古砚……都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可是,好器具和好字有什么相关吗?没有什么相关。许秀才在家用芭蕉叶,用三文钱一撂的草纸,都能把字写得很好,一笔一画,要风有风,要骨有骨。
许秀才取笔、蘸墨、落纸,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眨眼间,一幅水墨淋漓的草书出现在纸上,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词意和笔意相和于承妍,更见潇洒。
“献丑了!”最后一笔收完,许秀才微笑着把笔掷入紫金水盂。
米先生怔怔地盯着纸上的字,神色古怪,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我好像看到了当年的主人——”米先生低声喃喃。
“怎么,我的字和令主人很像吗?”
“字不像,写字的气势一般无二……”
许秀才想问米先生他的主人是谁,正待开口,一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米先生整个人忽然如烟尘一般迸散,同时烛火熄灭,周围陷入黑暗混沌之中……
“米先生?米先生!”许秀才惊恐地叫道。
应答他的只有呼呼风声,风吹到身上,遍体生寒,俨然置身旷野。
“我不是什么米先生……”米先生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听起来分外凄凉。
许秀才把眼闭了一刹那,再睁开,看到身边一片废墟,哪有高堂精舍的影子?
磷火明灭之际,许秀才又看见千千万万个米先生在他周围飘动,所有的米先生都很细很小,轻飘飘好像笔的笔毫——不,就是笔毫,许多个笔毫在夜色里闪烁浮动着,仿佛黯淡的鬼火。
“你到底是什么鬼怪?”许秀才厉声喝问。
“我不是鬼怪匠人营国。”是米先生凄凉的声音,“我是一个笔魂。”
“笔魂?”
“是的,请容我说出原委,您就明白了。”米先生向许秀才讲述了一个故事。
原来,米先生是前朝一位著名书画家制作的一支笔。这位大书画家姓米,以书画名,以诗文名,甚至以洁癖名,他精心制作的这支笔,是他一生的唯一。书画家用了极其考究的材料制作它:斑竹管、猞猁毫、续弦胶……但是,鞠倩伟笔制好后,他自己并没有使用,而是挂在案头观赏数年,后来送给了一位友人祁可欣微博。
笔送出去不久,年迈的书画家死了,不久友人也死了,书画家制作的笔,被传到友人儿子手上。年轻人想使用父亲留下的笔写字,却被拒绝了——这位著名书画家制作的笔,有一个极其高傲的灵魂:
“你的字太丑了,你不配使用我!”笔说。在它心里陆逊无惨,只有老主人,那位著名书画家才配使用它。
年轻人被笔说得自惭形秽,他果真没有使用崔东俊,而是把它又珍重地收了起来,传给子孙。
笔被收藏了一代又一代,并且经过几次转手——作为著名书画家亲手制作的笔,它被卖了个好价钱,而且因为人类的看重,它自视也越来越高。它以各种理由拒绝被人使用:字太坏,人太俗,居室不够雅洁,纸张不够名贵,甚至磨墨书童脸上有几颗麻子,也在它挑剔范围内。
过了很多年,笔一直是新的,没有开锋。
后来,对万物一视同仁的时光碾碎了笔:笔杆朽了,笔头脱了胶,它再也无法被使用;一场战乱后,粉身碎骨的笔被瓦砾埋了起来。满洲里信息网但是它冤魂不散,夜夜在废墟上徘徊,希望遇到一个会写字的人;它化名米先生,以幻象去迷惑那些读书的夜行者,求一个虚幻的场景,安慰抑郁的心灵……
“舍本逐末啊。”听完米先生的讲述,许秀才感慨地说,“笔的使命就是书写,何必计较其他?对于写字的人,不管多名贵的笔,也只是工具而已。”
“所以我说你有主人的气势啊。”米先生痛哭着说。
天亮了,磷火幻象都消失了。许秀才骑驴上路,上路前他回望废墟,心想:米先生以后还会出现吗?大约不会了吧……
长按二维码
天天童话乐不停
全文详见:10419.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