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0

春天刚过,我又思春了-王五四公号 今天又被删了几篇文章上官兰心,似乎文章里只要涉及“国”就容易政治不正确,那就不谈国吧。于是在春天才离开


春天刚过,我又思春了-王五四公号


今天又被删了几篇文章上官兰心,似乎文章里只要涉及“国”就容易政治不正确,那就不谈国吧。于是在春天才离开的日子里我又思春了,怀念春天,就像以前有人说我的文章是他的药,我说是他的春药一样,我喜欢春天。
每逢烟花三月下杭州,杭州的春天很美,烟花柳巷红尘客瓦史托德,贤良淑德美娇娘,杭州的美,我也时常流连忘返。
杭州的春天是美好而短暂的,人们常歌颂春天的美好,又叹息春天的短暂,看来人们需要一种药匪风悍气,满文军让春天更持久一些,这就是春药,而爱就是最好的春药末世杀戮进化,冯唐老师不是有句名言嘛:十粒春药白景琦原型,不如你。
在现代人眼中,春药成了一种保健品,而在古代,春药则是杀人不见血万中无一的毒药,毒性霸道异常:“能令端士成为淫徒,贞女化作荡妇,只教心神一迷九牛一毛造句,圣贤也成禽兽。”。在《天龙八部》里出现的阴阳和合散,差点让初出家门的纯情佛教徒段誉险些酿成乱伦惨案;在《雪山飞狐》里,胡斐中了春药‘桃花雾’后欲火焚身,好在程灵素自动献身,解了燃眉之急;在《金瓶梅》中,西门老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吃了性味过于燥烈的春药,直接精尽人亡。
曾有位女权爱好者批评我老爱拿女、性开玩笑贯诗钦,其实不是开玩笑,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尊重,对于女权我也是持支持立场的,没有当年的女权解放运动,就没有今天我们在春日的街头欣赏到的白花花的大腿,我们应该铭记女权运动为这个社会作出的贡献:1937年,多伦多,两个女性穿着超短裤走在大街上。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批在公共场所露出大腿的女性,美不胜收。

初中时看武侠小说,最爱的桥段也是大侠中了奸人奸计两泽千晶,误喝下一杯放了春药的毒酒,要想解毒就必须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宽衣解带献身于他,否则就会七窍流血精血逆流而死,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行走江湖多年心猎王权,识破无数奸诈毒计的大侠却会看不透掺了春药的区区毒酒,成年后才懂这特么是大侠将计就计啊一路芳妃,于是我们就常喝爱情这杯毒酒。
爱情才是永远的春天。吴旻霈心中有爱,四季如春!

感谢阅读腾青山,欢迎分享
全文详见:1040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