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54

施昊晟 数说|青言青语|从《悲惨世界》看音乐剧鉴赏-北理数院 从《悲惨世界》看音乐剧鉴赏音乐剧作为戏剧的一种体裁,邱小冬由于将音乐的戏剧特性


施昊晟 数说|青言青语|从《悲惨世界》看音乐剧鉴赏-北理数院

从《悲惨世界》
看音乐剧鉴赏
音乐剧作为戏剧的一种体裁,邱小冬由于将音乐的戏剧特性与故事情节、矛盾冲突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达成故事性与艺术性的平衡,既平易近人,又高雅动人,因此受到了世界各地人们的喜爱。它在一定意义上突破了话剧对白的局限性,借由音乐这一门世界性的语言,使剧情展现更加充满张力,两者相辅相成,拓宽了戏剧表现的范围,延伸了戏剧传递的内涵。作为戏剧作品中的典范,《悲惨世界》显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下面,我将结合个人体会应雨霖,就《悲惨世界》讨论其表现手段及艺术价值,从而以小见大,得到更为广阔的、具有普适性质的音乐剧特征。





那么李维康简历,将音乐糅进对白,融入剧情,究竟有哪些好处呢?
首先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它带来了音响上更为直观的冲击力。罗小平教授在《音乐与文学》中说过:“音响动态的提出不平衡,并解决不平衡,在音响趋于和谐的矛盾发展中展示自己独特的戏剧魅力,和声的协和与不协和的交替及不协和的趋向协和的解决,复调的对比和衬托,不同音色、力度、音区、织体的对比与综合应用,都可以形成音响的矛盾与冲突。”这一段评论非常具象化地指出了音响的冲击力之所在。它首先剖析了音乐动人的实质所在,即不平衡。热力学第二定律曾经向我们指出,世间万物都在通过不断被耗散中使自身处于低熵有序状态,而一旦熵增加到极大值,进入热平衡态时,生命就归于虚无。换句话说,生命力的实质在于发展,在于变化,在于从有限的世间与空间里变换出无尽的可能。音乐的变化正好是符合这一规律的,它在不变的旋律上借由变换调性、改变节奏乃至调整音色,达到不同的变换效果。在25周年版本《悲惨世界》中,选曲《look down》让我非常印象深刻。这首曲子一共出现了两次,但短短的两次出现就有不同之处。开场既是宏大的管弦乐合奏假面骑士幽汽,渲染出悲壮而又盛大的苦役犯劳作场景。接着主旋律上线,乐器数量减少,人声加入短短的四句旋律配合台词的长短进行不断地变化,音乐的柔和程度也随着唱词的变动而不断调节。例如,囚犯的自白低沉、抑郁而雄壮,冉阿让的回忆惆怅而柔和,随后电吉他电音一转,沙威的问话严厉而高亢。尽管旋律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黄家狗,但细微的波动已经折射出了主角内心的变化,这是有别于普通话剧用夸张的动作、细微的表情来重点表现人物形象的。这段选曲第二次出现是在中部的巴黎场景。旋律基本和前段是一样的,但它的伴奏显然没有首段低沉,庄严地旋律里抢抢族,从人声到乐器更多地包含了一种平民窟特有的暗淡、悲伤;小正太报复社会般控诉又俏皮的唱腔则使该段“人设介绍”更具有讽刺的意味。
在这里我的理解就是:主旋律的存在即是所谓的“趋于和谐”,而变化,即使只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也可能成为不平衡泛起的涟漪。正是这中不平衡的存在黑暗军旅,让人们能够感受到时间在推移,剧情在发展,人物情绪在波动,从而增强了戏剧的效果。
其次,音乐的出现使得人物的自白变得更加丰富。独白有时是话剧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有助于我们对人物心理的剖析,丰富而细腻的情感是独白取胜非常重要的部分。例如,在话剧《恋爱的犀牛》中,有非常非常多的人物OS,这是剧本要求的,它用文艺腔十足的语言,表现出马路对明明偏执乃至畸形的爱。但是,有时过多的人物自白会使急于了解剧情发展的观众失去耐心花墨染,即使深情的朗诵也很难使他们保持耐性沙沙网络。但如果用长的方法表达人物内心的情绪,首先它就能从旋律起伏上抓住听者的吸引力。在《悲惨世界》中,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沙威警官的《STARS》。这段所要表现得内容非常简单,就是作为一名看透罪恶与丑陋的警官,他自认是上帝的烈火与利剑,并表达了自己坚定的惩恶扬善之信仰。从台词上讲柳惠珠,这是一段尤其抽象而又象征化的台词,采用朗诵的方式也许可以动人,但当采用咏叹调的方式,加以深情的曲调相衬,圣歌的效果凸显得更加明显。最后G大调高亢的属音,气息绵长,气势高昂张连志,是内心坚定的体现,极富神圣感、庄严感,这些在普通话剧中都是非常难以彻底表现出来的和玉种田记。
此外,音乐剧在展示人物矛盾和冲突的时候,往往也能达到相当惊人的效果。本剧最精彩的一部分我个人认为是38分钟左右沙威和冉阿让的一段对唱《The confrontation》郑元熙。这一段对唱采用了二重唱的形式,两个人的声音轮流占据主要地位,极富冲突性,我们可以认为是“在无序的状态中寻找出了有序的美”。说实话,在观赏这一段的同时,我会想起《暗恋桃花源》这部作品中间将舞台一分为二的经典桥段,明明应该是对立而迥异的两种风格,却戏剧化地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片段,令人捧腹,令人深思。冲突性的二重唱同样带来了这种效果。第一部分中两人无明显的语言冲突,沙威的音色冷酷而饱满,发声是一字一顿的严厉,而冉阿让带着乞求的状态,力度的不足和声音的黯哑都指示其处于对话的劣势方。接下来在乞求无果后,冉阿让将声调提高,恳求向要挟转化,突如其来的华丽音色和高亢的音量压倒继续浑厚演唱的沙威;在后一段中沙威情绪爆发,音量再次盖过冉阿让,而冉阿让继续保持前段旋律,但在发声上明显地收敛水木兰亭,明亮程度也发声变化蔻静,这使得两人的主导地位再一次反转。虽然这一过程中两人是各唱各的帕斯卡拉,音区和情感都有所区别李武好,但旋律走向、节奏却保持一致,使得不和谐中产生了美感,加强了冲突,给予观众立体的观感体验和更加深刻的剧情理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段的编排乃是神来之笔。音乐剧中类似于此的例子也有很多,借助音乐的冲突来表现剧情的矛盾,这种手法绝对是音乐剧不可多得的亮点。
由于观赏音乐剧的经历有限,经验不足,所以上面对于音乐剧鉴赏的分析恐怕是疏浅而不够完善的。音乐剧作为戏剧条目下的一分子,既有戏剧的典型特征,又包含着许多它所独有的性质,以上所述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恐怕还需要我在更多的观赏中去感受,去体悟无畏号墨菲特。总之,音乐剧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视觉的冲击与震撼,更是那种艺术与文学之间互相联通、互相融合的美之所在,是戏与真实所一致映射内核的深刻。正因如此,我愿从《悲惨世界》开始黄铃,更广泛地涉猎音乐剧,让它们充盈我地内心,丰富我的灵魂。
撰稿:施昊晟
编辑:肖 垚
审核:马晓宁
北理数院
一起分享数院的点滴
微信公众号ID :BIT-MATH
全文详见:10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