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7

父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陈梅馨,一辈子未曾离开脚下这块黄土地-庆阳人在他乡李毕茂美文|美食|乡音|乡愁庆阳人在他乡我的父亲(一)文‖田野父?


父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陈梅馨,一辈子未曾离开脚下这块黄土地-庆阳人在他乡李毕茂

美文|美食|乡音|乡愁
庆阳人在他乡


我的父亲(一)
文‖田野
父亲和他的土地
一把锄头
父亲有滋有味
侍弄了一生
时光没能隔开
我和父亲的距离
我是土地的背叛者
始终没能走出
父亲那慈爱的目光
父亲钟爱土地
用勤劳给我
讲述他的一生
像一只负重的扁担
一头担着土地
一头担着儿女
父亲用善良和纯朴
唱着那首
百遍不厌的民歌
父亲的虔诚
一生只做一个耕者
他无法拒绝
土地的诱惑
在质朴的爱恋中
父亲体验着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乡村生活
岁月的苍凉过早
爬上父亲的额头
但我没有感受到
父亲的疲惫和沉重
苦难带来的汗水和泪水
父亲的心胸容纳了一切
宽容给了我深深的感动

父亲和他的村庄
一垄垄龟裂的旱土
一座座贫瘠的苍山
一排排残垣的老屋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就是父亲的村庄
春夏秋冬
父亲
直起腰
弯下腰
汗水便从那张
布满皱纹的脸上
四处潜逃
溅落在土地里
冒出沉甸甸的果实
父亲能吃
胃功能好
不仅消化了贫穷
而且吞噬了人生
酸甜苦辣
父亲能挖
农技不错
常常挖得土地
脸青鼻肿
唉声叹气
父亲能耕
功夫过硬
就连那只跟他一样
身怀绝技的老黄牛
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父亲没文化
但他无师自通
医术高明
土地感冒了他能医
麦子得病了他能治
果树叶子发黄变小
他一出诊药到病除
父亲把一生的日子
安排得满满的
装在命运的口袋里
父亲一生虽没成就大业
但他内心充实
问心无愧

父亲和他的镰刀
父亲是个农民
离开我们远去了
母亲说
要怀念父亲
别忘了他的镰刀
所以我们的身边
一直带着
父亲生前割麦
用的那把镰刀
镰刀记录过父亲
一生的艰辛和汗水
每年夏至
当麦穗像孕妇一般丰满
父亲的镰刀便飞舞起来
一畦畦麦子
在父亲身后倒下
一丝丝快乐
在父亲心里滋长
父亲直起犁状的身子
回过头看看身后的收成
一只手擦拭着
脸上细密的汗珠
另一手高举着
骄傲的镰刀
割了麦子又割胡麻
割了糜子又割荞麦
因此镰刀把父亲
定义成真正的农民
有谁比他更有资格
对着成熟的庄稼
甜蜜的喜笑颜开呢
自父亲倒下的那天
父亲的镰刀睡着了
我每次注视镰刀时
就好像看见镰刀的身边
总是庄严地依偎着
成垛成垛的麦子
父亲
只是在麦垛上
睡着了

父亲来到城里
驱车回家
把父亲接到城里
每天早晨
父亲比城市醒得还早
丈量大街小巷
每天都有一种满足
这是在乡村早睡早起
父亲养成的习惯
田间每一株蔬菜
都要亲切交谈
每一寸土地
都要用锄头刻上
自己的名字
在泥土里耕耘希望
父亲敞开汗衫
能让我回忆起
家乡麦子成熟的芳香

李普越:笔名田野极品账房,微信名字威海油饼,王百洋提笔写忧伤~落笔映惆怅老章书签。男末世基因锁,1973年5月生,甘肃镇原人杜小娟,高级农艺师滁州农歌会牡丹江民心网,从事果树新品种推广及栽培管理技术蜀山五台教主唐浣纱。《科技报》 记者,《甘肃科技报》 特约通讯员,《陇东报》 特约通讯员宛如造句,《庆阳农果报》 副主编姜柔伊,《果农实用技术》 副主编李诚洁。爱好写作徐合民,喜欢用纯真的笔,抒写纯美的生活上海港湾学校,擅长写一些忧伤的爱情诗歌薛小冉,对生活和写作有一种特殊的热爱和追求美好的情怀郑光荣。
作者:田野
图片:网络
编辑:义渠君
(放到你圈子里,朋友们会感激您)

全文详见:10238.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