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1

游敦煌记阳关-一千零一夜星空 由于党河震撼人心的神秘气息,我们在西千佛洞待的时间超出了预算余世雄,不及休息龚晓思,司机就带着我们直赴下一


游敦煌记阳关-一千零一夜星空

由于党河震撼人心的神秘气息,我们在西千佛洞待的时间超出了预算余世雄,不及休息龚晓思,司机就带着我们直赴下一个景点-阳关。沿途景色渐变,人工的痕迹越来越少,自然的造就铺天盖地。每棵树,每根草,每块石头,每粒尘沙都在雀跃地告诉我们:边关要塞就在前方。一路上,我脑海中闪现出众多脍炙人口的经典诗句:
“大漠孤烟直极品阴阳师,长河落日圆”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羌笛何须怨杨柳李叶娜,春风不度玉门关”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但是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个荒凉与繁华交织在一起的地方,究竟充满了怎样的魔力?一个敦煌,一场醉梦,成就了多少流传千古的佳句名诗,多少名留青史的唐宋大家。直到如今,依然有数不清的文人学者夏怡然,隔山隔海来探访。
车停在阳关景区外的阳关镇,作为今天唯一可以吃饭的地方,我们决定先吃完再进景区。阳关镇靠近景区的部分其实是村庄,随处可见葡萄晾晒房,以及接待游客的农家乐,但是淡季大多关着门。唯一还开着的,是去年我也来过的那家,想必是和旅行社有合作关系的吧,不过听说再过几日,雪一下,也会闭门谢客了。农家乐的菜肴和外面并无区别,吃腻了牛羊肉,我们点了些经典川菜,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几乎可以说,这是我们在敦煌吃的最畅快最顺口的一顿了。农家乐同时经营着自家种植,晾晒的葡萄干,作为二次到访的游客,我知道阳关镇盛产葡萄干,质量称冠整个敦煌翟鸿燊被打,因此挑选了一些带回家。吃饱喝足,也顺利购买到了计划中的阳关葡萄干,我们已迫不及待想要揭开阳关这个千古传奇关隘的神秘面纱。


历经两千多年的风吹日晒,如今的阳关已仅剩下一座苍凉的烽火台,孤独地耸立在最高的山峰上。如同日月星辰,默默见证着这片土地的辉煌与没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阳关景区,其实内容相当丰富,作为敦煌千古以来的两关遗迹,敦煌也给予了它足够的重视。不单在四周围起了铁丝网,还在山脚下的入口处修建了大气磅礴的西汉风格的阳关博物馆,以及接驳车。跟莫高窟相同,阳关景区也有自己的导游讲解员,提供免费的讲解服务,看得出来,敦煌人很为自己家乡的辉煌历史而骄傲。去年参观阳关的时候金正雅,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哥,穿一身西装,很认真地为我们介绍丝绸之路馆里陈列的历史风云人物塑像和佛像来源,以及两关汉塞馆里还原的古时两关军事布防和名字由来,甚至还建议我们跟广场中央的张骞铜像合影留念。

博物馆以汉阙牌楼为中心,对称分布,牌楼上“东望长安”“西通楼兰”的牌匾依然完整,而阳关,楼兰,长安却都已在历史的尘沙中消失地只剩一点断壁残垣,然而它们的精神还在,它们不曾离开,它们化作了一个个文化的符号,深深地印刻在历史的河底,时间的河流一去不回,河底的符号却永远地停留在那一刻,那一处。走过牌楼,便是阳关都尉府,巍巍然地端坐在两排雕刻着过往辉煌的石柱之后,门口有一座汉风石亭,由四座石烛龛围绕其中,亭前设有一尊半人高的太极八卦台,很是让人疑惑其用处。带着疑惑走进都尉府,令人哭笑不得地发现,都尉府内居然是一个纪念品商店,主打产品便是那古人出关必备的通关玉蝶,我翻了翻价格,最贵的那种居然要60元,实在不值得。幸好正对大门的那处炕台上的案桌,可以供游人坐下来拍拍照。
绕到炕台后面黑糖奇侠传,便是都尉府的后门了,一脚迈出,恍然两个世界,之前壮丽辉煌的建筑已然让我们忘却了那横亘在古今之间的2000多年历史,而跨出都尉府的那一瞬,仿佛千年的岁月一下子轮转而过,满目苍夷,稀疏的灌木,湘西新闻坍塌的城楼,遍地黄沙掩住半露的石块,满天秋风横卷萧瑟的枯木。城楼外,王维的石像一手举杯,一手遥指西方,恣意洒脱,一首诗,诉尽了千年的离愁,其实王维创作《阳关三叠》时并不在阳关,而是千里之外的渭城,不知当时若是他身临其境,又当吟出怎样的千古绝句呢?王维的石像面对着一排低矮的酒肆杨笑天,旺季时大抵是营业的吧,想来彼时有限的接驳车无法搭载如织的游人时,他们可以为游客提供阴凉之所和解渴美酒齐藤八云,身处阳关,手捧酒碗,当真是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情。可惜这个季节来参观的我们是无缘体会了,好不容易拼凑齐7人的商务车,沿着颠簸的坡道蜿蜒而上,透过车窗,阳关烽燧,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事实上,铁丝网不仅围住了阳关烽燧,汪则翰连带烽燧所在的那个山峰也一并围住了,我们只能站在山峰下仰望这残破沉默却雄浑沉厚的烽燧,千年的风沙,可以使它失色,却丝毫吹不散那萧肃的气氛,那是历史的力量,更是守护的力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多少无名英雄坚守在此,抛头颅洒热血,寸步不让,不教胡马度阴山陈信维,为的是身后这条直通长安的河西走廊,更是身后那千千万平民百姓,这阳关烽燧,燃烧的不是狼烟,而是那数之不尽的将士的无悔青春。烽燧不语,我却听懂了它当年狼烟四起时的凶险和烟消云散后的落寞。第一次,从心底想回到千年前,听听它最后一次燃起狼烟时的杀声震天,看看它最后一次烽火熄灭时的天色如血。烽燧对面是戈壁滩,当地人称为古董滩,据说时常能从中捡到千年前的旧物古币,烽燧和古董滩之间那条数百丈宽的平川浴血擒魔,便是俗语“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中的阳关道,它东通往长安吴奇龙,西直往新疆,经历了千年的喧嚣后,这条宽敞的大道终于彻底安静下来了,不再有人迹,不再有驼铃,唯有一辆刻意留在那,缺了一个轮子的板车摘星怪是谁,倒在路中间,无声地诉说着昔日的繁华和今朝的荒凉。





坐在烽燧外侧的廊亭中,眼中尽是无尽的沙山与戈壁,黄蒙蒙一片,纠结到天边,再分不清界限,而阳关道,便是这混沌世界中唯一的路,想着,人生也是一样,看不清方向,又处处是方向,脚下所走的路,便是此生唯一的路。所以不管再艰难再黑暗,都要坚信,我们都走在各自的阳关大道上,终有一天我们会到达心中的长安。
阳关是我继莫高窟后第二个动情的地方,告别的时候心中相当不舍。也许对于好多人来说,这个荒凉得几乎一无所有的地方可能转眼就会遗忘在记忆的角落中,但对我而言,即使在此刻,凌晨时分,身处苏州家中,面对诸多悬而未决的大事,它依然无比清晰地在我脑海中如画卷般铺展开来,连一粒沙都不少,一丝风都不缺。抬头间,月色清寒,灯火冷落,突然想起台湾一位诗人写下的:
月在树梢漏下点点烟火
点点烟火漏下细草的两岸
细草的两岸漏下浮雕的云层
浮雕的云层漏下未被苏醒的大地
未被苏醒的大地漏下一副未完成的泼墨
一副未完成的泼墨漏下
急速地漏下
空虚而没有脚的地平线
我是千万遍千万遍唱不尽的阳关

To Be Continued......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很高兴与你重逢汉京峰景苑。
全文详见:10048.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