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70

爱是利刃,伤不由己.纪彦靖纪彦靖-肥啾书屋肥啾书屋欢迎你!《爱是利刃,伤不由己》主角:纪彦靖纪彦靖【txt完结】纪先生怀揣着再生一对双胞胎的


爱是利刃,伤不由己.纪彦靖纪彦靖-肥啾书屋
肥啾书屋欢迎你!
《爱是利刃,伤不由己》主角:纪彦靖纪彦靖【txt完结】
纪先生怀揣着再生一对双胞胎的梦想,直到被医生告知,这一胎是单胎的事实。
纪先生很不满意,盯着慕倾月的肚子瞅了许久,最后来一句:“下次努力,一定要双胞胎。正 文
纪彦靖疯了,疯狂到将车开到最快码,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像是一道惊雷横跨过整个城市。路上,行人纷纷胆战心惊的回过头去,看着那一道车影消失在马路尽头! 天阴沉沉的,一阵电闪雷鸣后,磅礴的大雨打在车玻璃上。 车一个甩尾后,停在了路旁,纪彦靖开车门,朝着火葬场奔去梅丽娜。雨水淋湿了衣服,将失了理智的男人淋醒了过来。她不会死,这一定是一场恶作剧,那个女人那么爱他,怎么舍得死?
“你来晚了,尸体在上午就被送去火化了,你现在赶去火葬场,去领骨灰盒吧魏源成。”
“你来做什么?事到如今,你还有脸来见她?纪彦靖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赶紧滚!”
他不相信,命那么硬的女人,怎么会就这么死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的死了,明明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全世界,谁都可能死,唯独慕倾月,她不可能舍得去死。 纪彦靖赶到了医院,未曾去保温箱里看看两个宝宝,直奔给慕倾月做手术的手术室,揪着主刀医生的衣领,阴瘆着,开口:“慕倾月呢?告诉我,你把我女人弄哪儿去了。”
女医生大概是很不屑和这种人渣对话,甩开他的手,奚落道:“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干嘛去了?她早产早有征兆,你作为丈夫没有半点作为,任由病态发展,最后血止不住,抢救无效死在了手术台上。她死后,在停尸间放了两天超级刑警,你在哪儿?到了今天来兴师问罪,畜生都比你有人性!”
该死的!这次让他抓住她,一定好好地教训一顿,让她长长记性。 纪彦靖到了,看见的却是慕倾月最好的朋友清秋,以及她手里捧着的小小一坛骨灰。
“你就是她丈夫?你还有脸跑来这里质问我?她大出血,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在哪儿?你根本就不配……” 死了!真的是死了吗?那个心思毒辣的女人,那个祸害真的死了?
纪彦靖瞳孔一缩,脸苍白着,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畜生不如…… 男人如今唯一的念想,就是见她一面,最后一面,哪怕是生死两相隔,他也想见见她。
心揪着的痛,整个人像是被泼了无数盆冷水,寒意侵袭深入骨髓。他不相信,他快步的朝着停车场奔去,他要追去,就算是女人变成了灰也要刨出来。
纪彦靖脚步一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脑子里嗡嗡地回想着医护人员的话。 火化了,怎么可能?为什么那么快,连最后一面也不让他见,为什么那么狠,那么决然,连孩子都丢下了。
慕倾月死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炸的纪彦靖整个人都疯狂了。
纪彦靖的大脑一片空白,胸口像是有什么即将要爆发,痛苦的,揪心的,让他整个人都颤栗了起来。 质问医生时的凶狠,所有的霸道与盛气凌人,顷刻间崩盘离析,他趔趄着脚步,低声下气的对着面前的医生:“我求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她没死对不对?”正文
叹了一口气,好兄弟如今‘玩物丧志’他规劝不了,只能想着法的揭开血淋淋的伤疤,让他痛过之后自行愈合。 “当初,就让你悠着点玩,可别把人玩废了,你可倒好,直接玩死了!”傅凉熠嘴里叼着根烟,痞痞地开口。 纪彦靖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将手头的酒杯丢到了电视墙上,凶厉的对着傅凉熠:“谁他妈让你说她死了!”
将骨灰盒放到了卧室的琉璃台上,纪彦靖烦闷的抽了两支烟,便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傅凉熠揶揄的开口:“你该不会爱上慕倾月了吧?” “不爱!”纪彦靖拎起酒瓶,猛灌了一口酒。 他怎么可能爱上了慕倾月呢?他不过是心里不自在,那个女人强势的进入他的人生,将他的人生搅得天翻地覆,如今拍拍屁股说走就走!
用工作麻痹了自己大半个月之后,他心底那点慌乱愈发的明显,直到纪彦靖找了心理医生,对方很确切的告诉了他答案。 “你爱上你妻子了!” 对此,纪彦靖不予置否!
“谁允许火化的!谁他妈允许的!”纪彦靖盯着清秋手里的坛子,眼底潋滟着毁天灭地的绝望。 那么娇艳的一个人儿,前几日还活蹦乱跳的在他的跟前‘碍眼’陆舒媛,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变成了一捧灰?
男人从头至尾没有吭声,安静的听着。清秋提起了何雅,他不是没有疑虑dsdoll。只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去查实过。
男人突然爆粗口,着实吓了傅凉熠一大跳。 印象中,纪彦靖冷沉的性格,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成熟内敛且优雅矜贵。鲜少能看见如此生动鲜活的他,就算是当初何雅出事,命悬一线时,他也不过是脸色差了点,暴跳如雷不曾有,魂不守舍更是不可能。
明明该平静的转身,最多就是人道主义将慕倾月厚葬了,可心底缺失的那一块儿越来越痛,甚至让他快呼吸不过来了。头晕眼花,混沌的脑中,只有着一坛小小的骨灰。 “纪彦靖,你大概是不知道吧,倾月曾经那么的爱你,把你当成生命中的一切,在知道你要娶她的那一天,兴奋的整晚没睡觉,和我一遍遍的规划着未来。可是你做了什么樱雪丸,将何雅那个贱人当成至宝捧在手心底呵护,对慕倾月挥之即来,弃之如履。你逼着她生孩子,却不愿意把她当成妻子尊重,更可笑的是,她大出血在手术台上,心脏骤停两次,你呢?”
“嘴硬!”傅凉熠冷嗤了一声儿,没再继续戳纪彦靖的伤心之处。 慕倾月死了,纪彦靖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那份平静中,总是少了点什么。
最后,熬不过纪彦靖的执拗,清秋还是将骨灰盒交给了他,人如今都没了,还争这些有何意义? 纪彦靖带着‘慕倾月’回到了他们南山的别墅:“纪太太,怎么办呢,就算是你死了我也不想放过你,谁叫你招惹了我?”
作为最佳拍档,纪彦靖死党……傅凉熠,同时也是最了解慕倾月与纪彦靖的那些个过往的人。
夜晚,一号公馆‘b21’包厢。 纪彦靖手摇晃着金色的液体,面无表情的脸上偶尔的闪过一丝痛苦,被酒精麻痹了神经,如今剩下了不过是一具自我放逐的躯壳。
清秋悲伤的情绪一下子被激发了,怒视着纪彦靖,恨不得将面前的男人大卸八块。
他脚步顿促着,身子僵硬的怵在那儿,脸上的表情暗沉,看不出半点情绪。清秋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眼底的恨意都快化成实质。
清秋的控诉,像是扼紧纪彦靖喉咙的锁链,让他想要呼吸,却喘不过气。 “何雅那个贱人,倒是可以提名戛纳电影节的影后了,毒辣的手段接二连三。自杀,呵呵,也就你这头蠢驴被耍的团团转。”正文
纪彦靖开门而入时,何雅收起了阴毒的嘴脸,潋滟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慢步走到男人身边:“彦靖,你终于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 她边说,边伸出手,如往常般勾着纪彦靖的胳膊,后者,则是利落的避开了她的柔夷,淡漠的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何雅伸出来的手僵着,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特别是纪彦靖一脸反感的表情,彻底的刺痛了她的心。
自从慕倾月难产而死,何雅心中的快意,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逐渐的,快意变成了担惊受怕。
若是寻常的时候,瞧见何雅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纪彦靖一准儿软语温存,极尽宠溺的将她轻揽入怀。 可如今,纪彦靖再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心情平静无波,她的柔弱可怜,似乎勾不起他一点的怜爱。 “何雅,倾月终究还是因你而死,她是你的姐姐,也是我的妻子。”男人将妻子二字咬的很重,盯着何雅的眸光也不似从前那般温柔。
“小宝贝,妈妈正在家里等着你们,爸爸这就接你们出院回家恋恋七人组。” 深知孩子妈妈情况的医护人员的傻了眼,面面相觑着,一度怀疑面前的男人是拐骗小孩的人贩子。
门外,照顾孩子的阿姨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躲到一边窃窃私语:“竟然把骨灰盒放在卧室里,真是太瘆人了,这纪先生该不会是受刺激脑子出问题了吧。”
“彦靖,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当初任性的割腕自尽,才害的姐姐难产。” 何雅美眸流转着万千的风情,那低泣的模样将女人天生的柔弱展露无遗。
替小家伙们办理了出院手续,纪彦靖手忙脚乱的,当了回奶爸。 为了确保能照顾好两个小家伙剑圣风清扬,回到家后,男人请了十个阿姨,二十四小时的全职陪看孩子。
“可不是嘛,你没看见他对着骨灰盒自言自语,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纪彦靖忙活着照顾孩子时,何雅满世界的打听他的消息,终于在南山别墅见到了男人。
不过,日子还长着呢,等她收了纪彦靖的心,还怕没工夫对付贱人留下来的杂种?到时候,多准备几个意外事件,保准送他们二人去阴间母子团聚。
看着慕倾月留下来的两个孩子,何雅憎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可理智告诉她,想要顺利登上纪太太宝座,那两个小杂种就必须容留他们活着。 贱人,死了都替她添堵!
慕倾月留下的那对龙凤胎,因为肺部发育迟缓,在暖箱里住了一个月后终于获准出院。
看着保温箱里小小地两个糯米团子,纪彦靖的心顿时化成了水。他做爸爸了,儿女双全,仔细的将孩子抱在手里,他发现两个孩子,一动一静,性格截然相反。
“慕倾月,你给我生的孩子,长相倒是有七分像你,我给他们取了名字,男孩叫纪景湛,凉风起将夕,夜景湛虚明!女孩叫纪静好,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之前你问我孩子取什么名时,我就想好了,只是没有告诉你。” 男人粗粝的指尖划过封装骨血的坛子,摩挲着冰凉的陶瓷面儿,大半个月的刻意逃避,心终于又一次的触痛……正文
终于,在苦等了一个月之后,刑侦部门将那艘邮轮,死角的监控画面复原了。纪彦靖拿着视频原件,突然没有勇气打开那段视频。 这么多年,他从未怕过事,可此时此刻,他内心低惧怕了起来,怕那些血淋淋的真相。 用电脑播放了那一段画面,纪彦靖眸光死死地盯着。
说完这段告白话,何雅慌不择路的离开了,她怕从纪彦靖的嘴中听见任何决绝的话,她必须给这段关系一点缓冲期。
纪彦靖反复回放了几遍,看着何雅那张脸上露着阴毒与残忍,他呼吸都变的急促了起来。而慕倾月非但没有推她,甚至参与的急救,叫来了人将落入海的何雅给捞了起来。 这么多年,他宠着的女人如此丧心病狂。 纪彦靖绝望的闭上了眼,心底是懊恼,悔恨,以及永无止境的后悔!
他没有客气,进了屋就朝着她的脸扇了两巴掌,将‘证据’丢在桌子上,他阴厉着开口:“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何雅被打蒙了,泪眼朦胧的看着纪彦靖,直到她瞧见男人所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时,才惊恐的:“彦靖,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是慕倾月她……” 纪彦靖厌恶的看着她狡辩的嘴脸,当初自己是瞎了眼。 “何雅,我给你最后的脸面,你我从此恩断义绝。”纪彦靖握紧了拳,眸光冰凉的盯着她。 何雅从未想到过,事情会有拆穿的那一天葆婴有限公司,慕倾月死了,她原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可想不到,男人竟然会彻查,他果然是对那个贱人动了心。 看着纪彦靖冷漠转身离去的背影,她笑的悲凉:“纪彦靖,我不会放弃的,我爱你,我会等着你回心转意的。”
“何雅,我护着你,宠着你,也有想过娶你为妻。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娶了慕倾月,自然只有她一个人。我对你是歉疚,是愧对。” 男人薄情冷性的话,让何雅面容都扭曲了起来,她从未想到过,那个贱人死了,反而让男人一往情深了起来。更甚至,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
纪彦靖暗哑的嗓音在她的耳后响起,男人的话让何雅瞬间的面色大变,她惊疑不定的凝视着他,男人眼底的认真,让她又惊又俱。
游轮的甲板上,慕倾月与何雅争执着什么,何雅那张柔和的脸突然的变得阴鸷与狰狞,在慕倾月转身时,阴毒的伸出手,想要推她。 可玄乎的是,她高跟鞋崴了脚,手还未碰到慕倾月的衣角,便朝后栽倒……
何雅怎么能忍受,此刻,恨不得将慕倾月从坟墓里头挖出来,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 不!
合上电脑,他转头看着琉璃台上的骨灰盒,手颤抖着,想要碰触:“对不起,纪太太,是我做错了事……” 当天晚上,纪彦靖去见了何雅。
“彦靖,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没有做过,我是真的爱你,痛恨你日日陪着姐姐,才会想不开自杀的有事找探长。游轮上落水的事件,都有目击者证实过,你怎么能怀疑我?” 纪彦靖缄默了,何雅看着男人那沉稳的面容,她美眸中的泪光收了起来,又装回到了白莲花的模样,声儿温柔的,缱绻迷离的眼神望着纪彦靖:“彦靖,我知道姐姐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怪我。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原谅我的那一天,我爱你,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
当年的落水事件,到底真相是什么,如今他迫切的想要追查出来。
何雅走了,两个孩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立刻冲了过去,手忙脚乱的抱着宝宝轻哄着。 慕倾月离开快两个月了,襁褓中的小家伙也长大了不少,有时,纪彦靖会失神的盯着纪静好,孩子的眉眼与慕倾月太过相似龙游房产网,让他恍惚间觉得岑小林,那个女人未曾离去。
何雅手松了松,脚步颤了颤,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微微地变化着。
她从未有过歇斯底里的时候,对着纪彦靖也一向是温柔的,善解人意的!而此刻,她优雅姿态绷不住了,拉着纪彦靖的胳膊,嗓音尖厉的:“她是你的妻子,那我算是什么?”
她不能轻易认输,慕倾月活着时候斗不过她,死了更别想与她争。 “何雅综漫盖亚,从前的你善解人意绝不会用自杀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你,我从来都是深信不疑,当日你说落海是慕倾月推的你,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正文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男人带着骨灰补上了亏欠她的蜜月旅行,他们去了意大利,米兰,马尔代夫的蜜月岛。许许多多,她梦想中的旅途,纪彦靖一个不差的带着她走完了。 而在最后,纪彦靖为她做的,是将她骨灰葬在了一片花海里。 她喜欢风信子,喜欢百合,所以,他将她安置在这里,希望她在那个世界,能少一点恨,多一点快乐!
讽刺的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蛊惑了,对那个女人动了感情。
修长葱白的指尖摩挲着墓碑上女人笑颜如花的照片,他似乎快要忘记了,那个女人敞开心怀的笑容是和姿态。仿佛,他们在一起的所有片段,都是他欺负着她,而她默默地忍受着。 逆来顺受,似乎是他们这一年多婚姻,女人真实的写照。 “慕倾月,慕倾月,慕倾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狠心的女人。”痛楚一路向上蔓延,胃里都痉挛了起来,翻江倒海的,他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眼眶里的泪腺憋着涨着痛着。嘴角尝到了一丝苦涩的滋味,他不知道那是他的泪水还是发丝发掉落下来的雨滴。
纪老爷子没想到,看中的孙媳妇被孙子折腾死了,徒留两个嗷嗷待哺的奶娃娃,以及陷入无尽悔恨的纪彦靖! 纪老爷子终究还是没忍下心责怪,只是喟叹:“我很后悔,当初用纪氏的股权逼着你娶倾月,若是没有你祸害,倾月应该还活在这世上,享受她该享受的安逸人生。那孩子善解人意,温柔大方,我以为相处着你会喜欢上她,夫妻和睦举案齐眉。可没想到,你的心被狐狸精勾了去,竟然祸害掉了那丫头的命!都是我的错!”
纪老爷子拄着拐杖,萧条的背影变得无比沧桑,纪彦靖看着白发苍苍老人离去的背影,心被似乎被针扎着,痛不欲生。
“你赢了!慕倾月,我爱上你了,纪彦靖爱上了慕倾月,至死不渝!所以,你放心吧,下半辈子我会守着你,守着我们一对儿女。” 淅淅沥沥的雨丝,沾湿了纪彦靖的头发,男人颓然的靠着墓碑,眼底的神采被灰暗所覆盖。
“爷爷,我错了。” “彦靖,你的爱来的太迟了,若是早一点顿悟,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如今天人永隔大丈夫小媳妇,你用什么去挽回?”
若是慕倾月还活得好好的,纪彦靖或许依旧是我行我素,直到失去的时候,才去懊悔,忏悔! 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纪彦靖露出苦涩的笑容,爱上慕倾月,多么可笑的现实,他怎么会对那个坏女人动心。可若是不爱,此刻那生不如死的感觉又是什么?
慕倾月入土为安的那天,天空飘絮着细细地雨丝,似是在宽慰纪彦靖那颗破碎的心。
或许是第一次碰她的时候,又或许是她抗拒他接近的时候,亦或是他摸着她肚子幻想孩子是男是女的时候。 那些个曾经,似乎融入了他的骨血,如今想来,一切的痛不欲生,都源于那早就动了的情!
纪彦靖疯了,这是与他私交甚好的死党得出的结论。
公司的事务被丢到了一边,几亿的合同更是打了水漂,纪氏的股票一路跌低,最后诺不是纪氏的老爷子坐镇力挽狂澜。说不准,偌大的一家公司,真有可能因为纪彦靖的玩忽职守,给瓦解了。
‘爱’这个字眼似乎像是什么禁忌一般,戳到了纪彦靖的心。他爱她吗?这个问题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引着他追寻最后的答案,想知道魔盒中自己的那颗真心,到底有没有被慕倾月俘虏! “孩子,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吗傅正义?你为了她放任公司的事务不管不顾,如今看看你活成什么样子了。”正文
而求着医生,开具自己的死亡证明,联合清秋欺骗纪彦靖她已经火化了,这一切都是她为了逃离开那个男人的手段。 她成功了,四年的自我放逐,她扎入山区里当支教,为的不过就是良心上那一点心安。 如今,慕父即将出狱,她不能成为一个自私的母亲之余,亦变成一个不孝的女儿。
当年,她诈死离开,逃开了纪彦靖,亦是丢下了那两个出生不足半小时的孩子。
“清秋,你这是怎么了,这不像你,竟然替纪彦靖说话?我不爱他了……” 有些错误,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也是于事无补的。她爱他时,他弃之如履,如今她不敢爱,也不想爱了。 慕倾月的上半辈子为了纪彦靖而活,下半辈子,再不想与那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
孩子是无辜的,大人之间的是非纠葛,不该牵扯到孩子。 “倾月,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些迈不过去的坎儿。纪彦靖就像是你心中的一根刺,你若真打算活回自己,那么那根刺就必须拔出来。你如今回来了,定然是要坦然面对的,孩子也好,男人也罢。”清秋将一份聘用合同放到了慕倾月的面前,淡淡地开口:“我给你安排了一份工作,你先稳定下来,之前为了假戏真做,我们注销了你的户口,如今你新的身份,叫梁静怡。” 周一 去新公司报道的时候,慕倾月特意的打扮了一下。 一头枯黄的头发被染成绚丽的红色,妖艳中带着女人天生的纯净,白皙的皮肤透着那灵动的五官,让人事部审核的同事,一下子看迷了眼。 她还是有魅力的不是嘛? 进入的这家公司是国内有名的大型企业,慕倾月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给会议室里头的各领导斟茶。 “听说了没,公司被收购了,在会议室签合同呢,你们说,新上任的boss会不会裁员?” “应该不会吧,不过你们瞧见我们新老板没,那长相,阁娱乐圈都是男神级别人物……”女孩一脸迷妹的表情。
眼前视线像是被蒙了一层纱,他弓着背,颓废的像是一个丢失了心爱之物的小孩,狼狈的靠着墓碑,呜咽了起来。 纪彦靖怕慕倾月一人长眠于此会孤寂,便在第二日让人赶工,在花海以北二十米的地方,修建了一处农家小院。
四年后
“倾月,当年我们瞒天过海,是怕纪彦靖能只手遮天,怕他继续伤害你,是被逼无奈。蒋申可如今,四年过去了,他守着你们的孩子,守着南山的那块墓地,连媒体都将他渲染成了痴情种。你这次回来,真的不打算做回纪太太?” 慕倾月不了解这四年,可清秋可是一清二楚血脉录,纪彦靖这四年的表现有目共睹,他到底还是清楚了意识到了慕倾月的重要性,这四年的惩罚,也够了!
冬至到来时,纪彦靖到慕倾月的坟前,烧了不少的纸钱。活着的时候,他没有让她过上好日子,死了他自然是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不缺这些身外之物。 “倾月,快一年了,我为了你颓废了一年的时间。明天我会重新振作起来,回纪氏接掌公司。纪家那么大一家子人等着吃饭,我不能为了你荒废了这一切。给我二十年的时间,等咱们孩子大了,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纪氏财团的接班人,届时,我就来陪你。”
“倾月,真的是不爱了吗?若是真当成是生命中的路人了,那你为什么不敢去见他,漆树科为什么不敢让他知道你还活着?就算纪彦靖你不在乎了,那两个孩子呢?他们是你用命换回来了,也不打算要了吗?” 慕倾月的说法刚晋升为母亲的清秋无法苟同。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许的凉意,破旧简陋的一片民房里头,女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掏出钥匙打开了锈迹斑斑的大门。 收拾好了房间,慕倾月擦了擦脸上的细汗,四年的风霜,她娇艳的小脸不复往昔的明媚,丰腴的身材瘦弱了许多,就连一头保养的靓丽的黑发也比狠心的剪成了齐肩的短发。
没错,从当初保大保小之间张小娘子,他毫不犹豫选择孩子那一刻起,她已经不爱他了……
她不是个合格的母亲,这四年因为自责,因为良心的谴责,她一直过得很不安,对不起那两个孩子! 而那个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那个可恨的男人,她从一开始的无法释怀,到如今的淡然以对。四年的磨砺,她学会了不再去爱……
这么多年,他冷硬如铁的形象贯彻人心,他一直认为掉泪这种可笑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可眼角那些湿润,以及那滑落出的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散开落到了墓碑前的空地上。
婴儿车里,两个小家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这一切。 “倾月,你等着我来找你,下辈子我用一生一世来弥补你,我爱你,以后也只会爱你一个人,纪太太的位置除了你,再不会有别人!”正文
“先生,您认错了,我叫梁静怡。”天知道,面对着纪彦靖,她都快要绷不住了,一次次的想要撒开腿逃离。 可若是慌张,她越是冷静,知道若被男人知道了她就是慕倾月,那按着纪彦靖通天的手段,肯定一天之内就能将她翻出来。 为今之计,只能装不认识。
震惊,惊骇,恐慌,各种情绪在男人脸上翻腾,到了最后,他突然地朝着慕倾月奔了过来,一把将她纳入怀里,紧紧地抱着。
慕倾月面色温怒着,似乎很不满他纠缠不清:“先生,你认错了,不信你可以去查张辛怡,我真不是什么慕倾月。” 纪彦靖的手僵了僵,他又一次郑重的打量起了面前的女人。 齐肩的短发与慕倾月那一头到腰的长发反差巨大,她从不染发,更不会选择如此挑眼的颜色,打扮的如此张扬。
偌大的会议室里,大概十来个人依次排开,慕倾月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只是那随意的一眼,却叫她露出惊骇的表情,一脸被鬼吓着的模样…… 主位上,男人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高级西服,欣长的身姿完美的轮廓,墨色的西服下,是男人那冷沉萧肃的面容。不需要刻意的衬托,男人身上敛出的成熟与积威,那久居高位的冷冽气场,将身边人的锋芒尽数的压了下去!
她惊叫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儿,划破了空气,让一众人视线瞬间盯紧了她。
“倾月,我知道你生我气,不愿意原谅我。都是我不好……”纪彦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 面前的女人,盯着她的眸色波澜不惊,眸底没有丝毫的惊慌。淡然如水的模样,让他忍不住的惊惧了起来。她对他果然是没反应了,不爱了……
上天真是厚待他,四年来,岁月没有给他增添一点苍老的痕迹,反而愈发的迷人。 慕倾月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男人是一杯酒,越酿越是香醇浓厚,让稀罕他的女人欲罢不能。
慕倾月的身材很丰腴,前凸后翘,入手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可她瘦的仿佛是个衣服架子,巴掌大的脸蛋一手都可以覆盖。她胆子很大,面对他时眸光不躲不闪,不像是慕倾月,胆子很小,每一次他欺负她时,怯生生的盯着他,像是受了惊惧的小白兔,让人忍不住的软下心来。
其中,包括了纪彦靖的眸光。 慕倾月大概是没见过如此模样的纪彦靖,在眸光投来的一刹那,男人瞳孔一缩,整个人豁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男人显然是被打击到了,他手覆住她脸蛋:“不,倾月,慕倾月,你没死,真的是你对不对。”
纪彦靖结实的臂弯像是两条锁链,收紧着,让慕倾月都快透不过气了,她用力的扒开男人的禁锢何岩柯,眸色淡然的就如看待陌生人一般:“先生,请您自重。” 她强装着镇定,似乎真不认识纪彦靖一般,冷漠的,没有丝毫作假的模样。
端着新泡好的茶,慕倾月礼貌的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里头传来一阵低沉的男音:“进来!”慕倾月嘘出一口气,端着茶开门而入!
而正相反,女人像是开了娇艳的花儿,灿烂的时刻也就是那一刹那,过了,花也就凋谢了…… 慕倾月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都不敢相信,会那么快,如此措手不及的与他相遇。手顿时一抖,托盘上滚烫的茶水顿时倾倒,洒到了她的手上。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只有相思无尽处》主角:薛蝉衣厉长风【txt完结】
《一指流沙葬年华 》主角:童漪顾韶司【txt完结】
《愿时光安好,你还在》主角: 顾倾雨陆言琛【txt完结】
《情如薄荷微微凉 》主角: 薄荷顾清尘【txt完结】
《你比风月更凉薄 》主角:纪流琛应听雨【txt完结】
《朝若相思暮成灰》主角: 骆诗谢辞【txt完结】
《殇爱逆流成河 》主角:沈安心展煜晨【txt完结】
《只有相思无尽处》主角: 薛蝉衣厉长风【txt完结】
《我们的致命情劫》主角: 楚星辞 秦致【txt完结】
《如果爱情有余音》主角: 乔音 傅堇南【txt完结】
《时光终将画爱为牢》主角:沈沐安霍曜琛【txt完结】
《星辰与你同安好》主角:徐安然.温御清【txt完结】
《爱如夏花般璀璨 》主角:余歆檬 江煜皓【txt完结】
《爱是利刃,伤不由己 》主角:纪彦靖纪彦靖【txt完结】
《我想盛装嫁给你》主角:苏言陆凌琛【txt完结】
《入骨相思你可知》主角:顾相思 容晏【txt完结】
《爱尽荼蘼终是罪》主角:路遥 许缚言【txt完结】

全文详见:1055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