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50

我为他顶包坐牢刘文擘,他却跟别人结婚(续6)-温州时事新朋友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温州时事”再点击关 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


我为他顶包坐牢刘文擘,他却跟别人结婚(续6)-温州时事

新朋友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温州时事”再点击关 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第一至第五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后进入阅读
点击上面蓝色字体温州时事关注公众号
第六章
石亦北只觉喉头干涩,极力克制那呼之欲出的冲动,他立在窗前,只觉得颤抖从小腿蔓延到了全身,最后连着指尖微微地发起颤来。他想迈开脚步进去看一看,可脚却分外的沉重,他试了几次,甚至向前踉跄了两步,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骆彤笙的笑声。“哈哈哈,没想到陈副市长会亲自来,我本来打电话只想跟您约个时间,带着PPT去市政府一趟!”“我正好从工地回来,下午没安排其他事就直接过来了,不然错过了今日还真不知要你等多久!”“还是您体谅我们,这项目确实赶时间!”“好了!今天就这样吧!”“那陈副市长别忘了周末的酒会哦!您要是能来,我们苏总一定很开心!”“好好好朴奂喜!哎!这都让石厅长等了许久了!”石亦北赶紧回身,陈乔发正被骆彤笙挽着一路走过来,高挑的骆彤笙还穿着细细的高跟鞋,使得自己不得不弯着腰跟矮胖的陈乔发说话。“呵呵,是啊,石厅长一定闷坏了吧,我们公司地方小,设备简陋……”“无妨!”石亦北淡淡地打断骆彤笙的话,看着陈乔发,点了点头。陈乔发立刻拉开骆彤笙的手,并对她说:“我们石厅长是刚从北京调来的,以后和你们苏氏会有很多接触,你可要抓紧机会哦!”骆彤笙一听,连忙对石亦北越发热情地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耽误您两位的正事了,我这就送你们下去!”说完引着两人向着电梯口走去,越过会议室的门前,石亦北侧头向里看了一眼,一个女子身着深绿色的旗袍正背对他立在落地窗前,她手中拿着一杯茶,轻轻贴近面颊,长发被整齐地盘了起来,斜插着一根朴素的绿檀发簪。整个背影优雅婀娜,如果不是落地窗外的高楼,石亦北会觉得自己穿越了,臧黎璐看到的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小家碧玉。但也只是一眼,石亦北立刻转过头去,不管那是不是真的沈香,如今他们近在咫尺,这便是他石亦北的机会,他的沈香命中注定该是他的,尽管丢失了许多年,但他一定能将她找回来。骆彤笙回来时,沈香还坐在小会议室里,手里捧着一杯茶正在看双膝上的杂志,样子似乎过于闲适了些。骆彤笙皱眉,她本以为会看到沈香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龙霸都市,见此情景不免有些失望。“沈小姐!”骆彤笙挂上职业性的微笑99书盟,沈香抬头,淡笑了笑:“骆经理应该知道我来所为何事。”沈香边说边站起身来,走到骆彤笙的面前,靠的不太近,因为骆彤笙的身高和高跟鞋的原因,沈香足足比她矮了半头,相比之下沈香显得过于娇绿茵伯乐小,她深知体型差会带来压迫感,所以故意远了几分,微抬着头注视着骆彤笙的眼睛。“我也不说那些场面上的客套话了,你我都是为了苏氏在做事,所以有些事还请骆小姐行个方便!”“沈小姐这话是说我故意为难你了?”沈香皱眉邵春华,与骆彤笙这样直接的接触她还是第一次,大家都是苏彦的女人,平时多少有些骆彤笙对她不满的言语,但沈香以为骆彤笙至少是经过场面上的人,有些事孰重孰轻她应该是拎得清的,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咄咄逼人。难道自己无意之间得罪过她?沈香在脑中过了一遍,还是想不起什么,另一种解释就是同作为帮苏彦赚钱的女人,骆彤笙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假想敌。沈香无奈一笑:“骆经理,请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也是想尽早拿到名单而已,你也知道,这次酒会对苏氏很重要!”骆彤笙将双手抄起,微微倚在门框上,上上下下地打量沈香,骆彤笙实在看不出这个老女人有什么本事能把苏彦捆在身边五年,如果只是因为会赚钱,沈香赚的也许不少,但苏彦应该还不会放在眼里。“名单的事,政府那边一直没有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当官的多麻烦焦瑞霞,他们的秘书一个小时可以给你三种答复。沈小姐,不确定的事我是不能报给你的,这是对你负责,也是对苏氏负责!”沈香看着骆彤笙,虽然她的动作轻慢,但说的却是振振有词,让人无法反驳,沈香略略想了想,道:“那骆经理可否把所有邀请的人都给我,不管这些人来或不来,我都准备就是!”骆彤笙又皱了皱眉刘璐珈,顿了顿说道:“也好,沈小姐随我来吧!”两人前后脚进了骆彤笙的办公室,沈香没有心情打量她那些花哨的设计,待骆彤笙将电脑里的名单打印出来后,顺手接过往包包里一塞就要告辞。“等等!”骆彤笙出声,沈香诧异地转身漂流教室,骆彤笙道:“这上面估计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会来,我话说在前面,到时可别因此闹出些不愉快!”沈香一笑:“骆经理似乎对我有些偏见,我不是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人,这是工作上的事,不会把感情扯进来!”骆彤笙被她这么一说脸色浮现一丝羞怒,沈香这意思明摆着她是争风吃醋故意刁难的那一个。她刚想说什么,沈香却继续说道:“这名单明天下午五点我还会跟骆经理再确认一次,想必到那时应该可以订下了!不然门口的花名册骆经理该如何印制呢?”说完笑了笑,优雅地转身。骆彤笙咬着下唇,恨恨地看着她离开,这时手机响起,骆彤笙拿过一看,恰好是苏彦,便立即换了副腔调宋楚楚。“阿炎,什么事?”“老色鬼那边的事刚敲定,你说沈香?她刚走,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人家也是定不下来嘛,到时人太多她又会说我浪费她们餐馆的成本!”“真的啊!你不信问她!”苏彦将宝蓝色的英菲尼迪开入地下车库,转了几个圈,突然看到沈香乳白色的奥迪A5,他猛地踩了一个刹车,对着电话里的骆彤笙敷衍了几句,赶紧掐断电话给沈香拨了过去。沈香刚坐上车,手机里跳跃着苏彦的名字,她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苏彦特有的清爽声音:“在哪呢?”“在店里!”沈香想也没想就扯了一个谎,不远处的苏彦旋即皱起了眉:“菜单准备得怎么样?名单拿到了吗?”“嗯,正在准备居长龙,应该没问题!”苏彦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窜了上来,沈香这种敷衍的强调让他很不满,他有一种冲出车外将她扯出来的冲动。“那今晚回我那吧!”“店里面可能要准备得很晚,我没时间烧饭……”沈香正在拒绝,苏彦突然提高嗓音道:“我等你!”话音不容拒绝,随即挂了,沈香将手机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发动车子缓缓驶了出去,却始终没向苏彦所在的地方张望一眼。苏彦烦躁地拿着手机,用两只手指掐着转了两圈后,调转车头一踩油门也跟了出去。将原本和骆彤笙的约会忘了个一干二净。“火色生香”金碧辉煌的办公室内,沈香无力地靠在办公椅上默默注视着手中的那份名单,名单前几排的中间赫然印着一个名字——石亦北。这三个字太熟悉了,沈香可以将它们写的异常漂亮,因为她曾花了两年时间去练习这三个字。十四岁那年她在一张A3纸的正反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这三个字,各种颜色的“石亦北”在纸张的中间汇成了一个“心”型。“石亦北,我喜欢你!”十四岁的沈香将这张注满爱意的纸递到同年的石亦北面前,那时候正是课堂休息时间,石亦北手上还抓着圆规,正在做数学题,看到这张纸,他愣愣地抬起头,眼神清冷中带着一丝不耐。“你写的太难看了!”一句话,沈香练习了两年。如今再看到这个名字,沈香轻轻喟叹,尽管这些年她也会特别留意他的名字,但两人的世界毕竟隔得太远了,原本以为这一生,他们不会再遇见,不想命运就是这样,总会让不该见面的人不期而遇。原来他就是帝都空降的建设厅长。沈香抿了抿唇,看来这些年他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置,只是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他那位妻子的功劳呢?想到此,笑容转冷,继而变淡,这些与自己又有何干呢?沈香将名单放在桌面上,起身抱着双肩在空旷的办公室内小步踱着王紫娇,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不要看,还是苏彦。沈香斜眼看着墙上的钟,十点二十分,她拒接了苏彦三个电话,想必此时他一定处在盛怒之中。苏彦气急败坏地将手机丢到床上,他如同困兽一般在房间内转了两个圈后,愤然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临走时他又折了回来,拿起床上的手机大步走到门口时停顿了一下,不死心地又拨了一个出去。“喂?”电话那头传来沈香甜腻慵懒的嗓音,苏彦吼道:“你竟然不接我电话天使的呢喃,你知道现在几点了?”“我说过要晚一些!”电话那头不卑不亢。“那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苏彦像个小孩子不依不饶。“刚刚在厨房,忘记带了!”电话那头沈香在笑,苏彦的气一下消了一半,他将外套扔回沙发,接着道:“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这就回来!”电话挂断,苏彦心情一下好了许多,他又把门关好,准备好好洗漱一番。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骆彤笙,苏彦这才想起今天本来是跟她约好吃饭度春宵的,被沈香一搅和什么都忘了。苏彦看着骆彤笙闪烁的名字,想起沈香,自己凭什么要像一个怨夫那样等着她,想起她在车库里骗他,拒接他电话,苏彦那股子无名火又冒了出来,不就是女人吗?拽起来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想到这儿,苏彦索性接通了和骆彤笙的电话。“嗯?临时有些事走不开!”“好,我这就过来!洗干净等着我!乖!”“啪”公寓内一片黑暗,楼道内传来关门的闷响。
全文详见:10530.html

TOP